自由的eric_huo

Rick's Cafe:

妖女湖的诱惑


第一次听说年保玉则,是2013年有一次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跑步的时候,我和铁人水姐边跑边聊各自最近的旅行,水姐说她刚刚去过年保玉则,妖女湖的花海特别美,推荐我们在繁花盛开的时节去徒步。


妖女湖,光听这个妩媚妖娆的名字已经让人无限遐想,我几乎是立刻就把徒步年保玉则徒步列入旅行愿望清单。一年之后我开始自己的间隔年旅行,安排好时间赶在7月中旬的时候到达四川青海交界处的巴颜喀拉山,正是年保玉则花海开得最灿烂的时候。


我们徒步的队伍一共五人,除来自成都的驴友鸵鸟是网上招募外,其他三人都是我在旅途中认识:三年前徒步北疆的队友美术老师东东,几个月前在印度德里偶遇的建筑师阿宽以及在尼泊尔博卡拉认识且搭伴走了中尼公路的拾玖姑娘。


虽然已经徒步过安娜普尔纳大环线那样的高海拔长距离,但年保玉则之旅对我来说并不轻松,这也是我第一次带队走重装徒步路线。参照磨房上的攻略,我们选择自西南向正北反穿的路线,全程海拔都在4000米以上。


第一天比较顺利,天气不算太差,巴颜喀拉山脉特有的山形地貌辨识度很高,山峰岩石风化得很厉害,但线条锋利像是从高山草甸之中窜出来直冲云霄,草甸低洼处便是清澈如镜的高原海子——下文错和上文错,黄色的野花成簇地点缀在山坡草场。


完整内容欢迎阅读原文:【妖女湖的诱惑】

凡人(阿波罗):

kidd_huang:

薄暮都市


日落时分,密歇根湖升腾出一层薄雾,整个芝加哥城笼罩在金色的雾霭中,飘渺而浪漫。


摄于芝加哥

强烈的视觉反差,真的是太震撼了。

凡人(阿波罗):

Jan:

向往巅峰,向往高度,结果巅峰只是一道刚能立足的狭地。不能横行,不能直走,只享一时俯视之乐,怎可长久驻足安坐?

凡人(阿波罗):

Jan:

【南迦巴瓦】最后一抹晚霞洒在南迦巴瓦峰上,温暖的夕阳尽染雪山。蓝色的冰雪与橙红的霞光融为一体,演绎着南迦巴瓦峰的瑰丽。

凡人(阿波罗):

Jan:

【梅里日落】香格里拉梅里雪山,一个魂牵梦绕的地方。夕阳的红光洒落在高耸的雪峰顶上,远观的人们不禁发出一声声惊叹,多少人把能看见梅里的日出日落当做是一件神圣而幸运的事情。祝大家2015新春快乐,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