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eric_huo

谁之过?!

撒阿猛:

无处安放

残破的塑料布下数万辆小黄堆积如山,锁还在此起彼伏的哀鸣,那块布是遮羞布也好,裹尸布也罢,小黄真的黄了,一个悲剧的谢幕。

澍先生:

高原孕育着雪山,给予雪山万丈光芒,照耀着藏地一座座寺庙,带去希望与未来。

L.Bin-KatsuRA.LoFoTo:

教会山Kirkjufell, 更多人叫它草帽山。 在这里第一次领略到了冰岛的狂风有多么疯狂,我自认体格也算壮的,仍是被狂风吹的顺风一路小跑。等跑到步行道上时,又侧逆着风爬了一段小小的斜坡,待爬到桥头时,感觉比在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上爬山还累。 因为既要沿着湿滑的路面往前走,又要防止被突然转向的侧风吹到水里,两条腿时刻紧绷着! 等走到机位,支开脚架拍摄时,直接一屁股坐地下,这样比蹲着重心更低,更安全。双手抓着脚架,防止被吹倒,同时还要掏出镜头布不断擦拭被风刮到镜头上的水雾,稍一疏忽,就是一张废片。 那时候已经顾不上拍完这张照片,相机会不会废掉了。总之是拼了……

LOSKA - LOFTER 优秀作品集:

John Fan:

在美国西部狂奔八千公里,终于在此行的最后一天追上了彩虹,并在朝霞与彩虹相聚的一分钟里按下快门。瞬刻之后,大雨倾盆,世界一片混沌。在这个美图泛滥的时代,我们为什么还要拍风光?答案就在这让呼吸停止的一分钟里。

杜兮 Shrek:

有一本书叫耶路撒冷三千年,因为文字太过冗长,随手翻了几页就再也没有看过一眼。合上书来到这里,才发现这座城市是一眼千年。

不同的种族、文化、信仰、在这里生长、碰撞、更迭。如果说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都在耶路撒冷,从落地到今天,我一直在想如何用九张照片告诉你。

这里有强悍示世的冷峻,也有和以待人的温柔;这里随处有荷枪实弹的大兵,也有能带着画板在真迹前临摹的美术馆。在这里你能看到极端宗教留下的焦土,也能在金顶清真寺感受到最祥和的平静。

耶路撒冷像一扇窗,打开它,感觉对世界的了解似乎更多了一些,却也因此发现懂的太少。作为一次摄影旅行,我想我可以没有遗憾的回家了。